????无疑,八字胡男人的调查结果是令上官秋寒感到心悸不已的。

????如果八字胡男人这些调查结果都是真的话,那么,宛晨曦在出现在文思湖观光游轮上,并且跳湖自尽的方式离开人世间。

????最关键的是,在宛晨曦跳湖的那艘观光游轮上,还有着宛晨曦亲近认识的人在上面,并且他们很可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这些就是调查的结果吗?”上官秋寒脸色越发难堪,几乎如同冰块一样冰冷无比。

????“寒总,是的,这个小本子里,除了我的一些推测之外,就是我的调查结果,虽然有些推测似乎不是很合乎情理,但确实和我的调查的结果基本上相符合的。”八字胡男人也不敢和上官秋寒多加废话,显然,他对自己的调查结果很有信心。

????“你说你在文思湖附近地小村庄里遇到的农户,是他告诉你当时的情况,那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是胡说呢?而且,你又怎么知道,那个农户就知道这些事情。”上官秋寒心中也已经相信了八字胡男人的调查结果,但是有些疑问却不得不问清楚。

????毕竟这件事牵连太大,并且很广,不仅和林家有关,并且又牵扯出自己的好朋友秦明秦记者,还有宛晨曦的好闺蜜雪蜜儿和好朋友张寻。

????如果按照八字胡男人的推测,当时秦记者真的在观光游轮上,而且以他事后的反应态度来看,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某种威胁。

????而且根据小本子里的记录,秦记者在离开东海前曾经往各大报社媒体投递过一篇稿子,并且是还在网上发表过一则信息,可为什么外界都毫无反应呢?

????秦记者的职业素养,上官秋寒是绝对佩服的,他可不相信秦记者会没事往各大报社投递稿子,并且秦记者本身就是东海市人民日报的首席新锐记者,如果他有好的稿子,一定会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出来,怎么可能往其他的报社投递呢?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秦记者本来是想在东海晚报发表他的那篇稿子,只是没有成功,并且受到了某种限制,所以,他才会不得已往其他报社媒体投递那篇稿子的,只是,后来为什么他投递出去的稿子没有一点回应,这就不是很清楚了。

????“是的,寒总,当时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一个情况后,才会注意对附近的村庄周围梯田上干活的那些农户进行调查的。”八字胡回答道。

????“什么情况?”上官秋寒紧张的抓住八字胡的胳膊,紧逼着问道。

????“我刚去文思湖想要上观光游轮上了解情况的时候,特意到了文思湖管理处去找相关负责人,只是当时负责人并没有在,我就和那些管理人员聊了几句,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他们都是这个月刚来的工作人员,之前的工作人员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全部离职了,你猜,他们是什么时候离职的吗?”八字胡男人竟然突然卖关子道。

????“什么时候?”

????“他们离职的时间竟然是在你和林小姐订婚的那天,听说是因为食物中毒,集体请假后,领导不满意,直接辞退的。”

????上官秋寒不明所以然,疑惑问道:“这有什么特别吗?或许这只是凑巧呢?”

????“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凑巧,可是,一个文思湖管理处的老保安巡查员却透露出了一个重要消息,他还说他在出事前一天见过宛小姐和一个女人,当时我就把宛小姐的照片给他看,他当时就说是宛小姐,而且还说他在一个晚上见过宛小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八字胡说着,目光看向露出深思的上官秋寒。

????显然,上官秋寒也在想着,宛晨曦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是在晚上,还在文思湖附近,忽然,上官秋寒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差点被一个文思湖巡查人员当成色/狼的事情,原来是那个巡查人员,可是宛晨曦又去找他做什么呢?

????“寒总?”

????“哦,没事,你继续说下去。”

????八字胡男人见上官秋寒反应过来,继续说道:“据那个巡查大叔介绍,那天宛小姐和另一个女人是去找洗脱她的罪名证据的,特意去调出了视频,只是好像当时并没有找到,但到时遇到了巡查大叔的侄子,宛小姐竟然认识他的侄子,之后的事情他就不清楚了,只是,第二天之后,他的侄子就重伤送到了医院接受治疗,并且还是好几个人一起,而且他的侄子也是文思湖管理人员,并不是像文思湖管理处官方给出的解释,他们都是食物中毒,这才离职的。”

????“怎么会这样?”上官秋寒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

????“我当时也是很好奇,就多问了一句,不过那个巡查大叔似乎被人知道,不敢多说,我也是之后特意悄悄地到了他的家里,给了一点好处后,他才告诉我的,他说,他的侄子是去被宛小姐叫去救之前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侄子就受伤了,而那个女人也被救了出来,只是宛小姐的情况,他并不是很清楚。”

????“你的意思是说,晨曦出现在观光游轮上,是为了救那个女人?”

????“是的,很有可能。”

????“那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上官秋寒问道,显然,宛晨曦身边的这个女人也是一条线索。

????“这个那个巡查大叔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测,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宛小姐的辩护律师单樱,只有她才会为了帮宛小姐洗清罪名,和宛小姐一起去找证据。”

????“果然是她!”上官秋寒眼中寒芒冷意刹那爆发而出,意识到此时发作不是很合适,他还要继续从八字胡的口中知道一些消息,很快又被收敛起来。

????“接下来呢?”上官秋寒继续问道。

????“寒总,刚才我也和你提过,我在文思湖附近调查了一番,在码头广场上,我发现了一些大规模的打斗痕迹,还有不少血迹,我想,当时宛小姐和巡查大叔的侄子那些人一定和某些人经过一场打斗,宛小姐很可能就是那时候被抓到观光游轮上去的。

????紧接着,我又在距离宛小姐遇难处大概一公里左右的湖边发现了观光游轮的橡皮艇,在附近还有一些血迹,于是我就循着这些足迹对周边的情况进行了摸查,因为不远处就是周围农户的梯田,于是我便和这些农户打听了起来,后来我发现有一个农户的神情有些异常,于是,我便注意到了他,特别是他干活的地方旁边有一台拖拉机,我也是偶然想起前不久的拖拉机事件,于是便装作是寻找亲人的家属,向他打听了起来。

????刚开始他还不相信,后来我也说了很多后,他才把他所知道的告诉我,他说是一个姓秦的记者说被人抢劫,还有两个同伴也被歹徒打伤了,还被关在船上,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他的同伴是一男一女,把他们送到医院之后,看了报纸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农户担心被歹徒报复,没有和别人提起这事。

????也正是从他的描述中,我分析出了这三个人的身份,秦明记者,雪家大小姐雪蜜儿,还有一个就是张寻,不过张寻也是通过医院的住院记录才了解到的。”

????八字胡男人又把他了解到的情况更加细致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看来,他们三个人是最了解当天在观光游轮上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了。”上官秋寒点点头,眼中露出深思。

????“是的,当时我也以为能够找到他们了解事情真相,调查出一个让寒总满意的结果,只是后来通过调查发现,他们三人都已经不在东海了,除了知道雪家大小姐出国留学外,其他两个人,都不知去向,而且走的很匆忙。”一缕疑惑飘过,这也是让包子胡男人感到无奈的地方,人都不见了,还怎么调查啊。

????“那就没有人知道了吗?我知道听晨曦提起过张寻似乎不是本地人,而是龙江市的人,或许去那里可以找到他的消息。”上官秋寒也说出了自己知道张寻的信息。

????“没用的,我查过张寻在东海大学的户籍信息,也特意跑去调查过他的资料,都是假的,这个叫做张寻的背景很可能也不简单,而且听说接走他的人,似乎都不是善茬,保镖挺多。”八字胡男人有些为难的说道。

????“难道真的不是一般人?”上官秋寒暗忖着。

????接着上官秋寒又问道:“为什么只有你能了解到这些消息,而其他私家侦探了解不到呢?特别是那个秃顶男人,他不会也了解不到吧?”

????听到上官秋寒的质疑,八字胡男人脸上露出为难,但还是狠了狠心,下了决定的说道:“其实,有些消息不只有我能够查得出来,他们同样可以,只是,他们不敢继续往下查,因为,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全都受到过来自不明身份的人的威胁,并且,已经危及到了家人,所以他们才会不敢继续往下查的。”

????“那你为什么敢继续往下查?难道你不怕威胁吗?”上官秋寒冷声质问道。

????面对上官秋寒的质问,八字胡男人突然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对上官秋寒说,低下头,端起已经有些凉透的茶水,一口喝下,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后,仿佛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转头看向上官秋寒,对视上上官秋寒那质疑的目光。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11_93802/575/